子酥

也许是脱坑了。

【神话AU/Obikin/AO】the Path to Your Destiny下(3)【完结】

概述:天选之子Anakin邂逅了命运之神Obi-wan
警告:ooc




Obi-wan没有死,Qui-Gon说。

Anakin跟在Qui-Gon后面,怀里抱着Obi-wan的石塑,视线从没离开过他的面庞。

“你说他没有死。”Anakin手指紧了紧。

“记得那个剑鞘吗?”Qui-Gon回头,“它原来属于Count Dooku,我算是……借了出来。”

见Anakin连一个眼角也没抬,Qui-Gon叹口气:“战神Dooku?”

“我知道他是战神。”

“但你不知道他有一个可以保护他不受任何东西伤害的剑鞘。”

Anakin抬起头,示意Qui-Gon继续。

“它对弑神之剑没有作用。”Qui-Gon顿了顿,“如果神位的继任者不在身边。”他停住脚步,用手盖住Obi-wan胸前突兀的伤口,再离开时那里发出了微弱的光芒。

“它只抑制住弑神之剑的一部分微弱力量,Obi-wan没有死,但是快了。如果最后的光消失,他就会彻底变成石像。”Qui-Gon见Anakin脸上惊喜的表情又迅速沉下去,安抚地拍了拍他的肩,“我们把他带回神殿,那是最安全的地方。你每天往他身体里注入自己的光,他会醒来。”

“这要多久?”Anakin低头在Obi-wan的额头上小心翼翼落下一吻,宛如虔诚的信徒。

“我不知道,还没人试过这个方法。”

“如果时间很短,我会下跪向他认错。”Anakin的额头抵着Obi-wan的,他轻轻地笑道,“如果时间很长,我就永远守着他。”







“咚咚!”

“Anakin!”

“开门Anakin!”

“An……”叫唤被打开的门硬生生打断,门外的人扬起手刚准备给捅了个大篓子的人一个巴掌,就在看见他发红的双眼和憔悴落魄的模样后角度调转变成一个拥抱。

“Padme。”Anakin回抱一下,又推开她,“什么事?”

“我知道你很难过也很累。”Padme往房间看,又被侧过身的Anakin挡住视线,她叹一口气,“但你不能放着命运之神的职责不管。”

“不过才二十年。”

“二十年了Anakin!!”Padme刚刚压下去的火气又噌地燃起,“整个世间的命运都乱了套。”她咬咬牙,“黑死病、屠杀、连续不断的战争,如果命运之石没有足够的外界状况支撑,所有人的生活都会乱套,你不能这样闭门不出。”

“给你。”Anakin把那个小石头扔给Padme,“你去做这个工作吧。”

“Anakin?!”Padme急忙接住差点就要掉在地上的命运之石,“你明知道我做不到。”

“那就去找Qui-Gon!谁都好!”Anakin烦躁地捋了捋头发,“与我无关。”

“但是整个世界的命……”

“我不在乎!!!”Anakin充血的双眼怒瞪着Padme,让后者下意识后退一步,“我·不·在·乎。他们要杀就让他们去杀。”

“你怎么能这么说?!”Padme不可置信地握紧双拳,见Anakin毫无表示地看着自己,她气愤地转身就走,没几步又停下,“你也许不在乎。”她顿了顿,“但Obi-wan醒来会有多么自责?”

手臂微扬,小小的石头掉落在Anakin面前。

Anakin蹲下来捡起石头,关上房门。

门内空荡荡的,几乎只有一座座立在墙边的雕塑,唯一一张床上躺着的是Obi-wan依旧毫无起色的石像。

“master。”Anakin握住Obi-wan的手,后者没有丝毫回应,“我会尽快回来。等我回来,你给我说说你和Qui-Gon的事好不好?”

拿起自己放在旁边的斗篷穿上,Anakin抱了抱Obi-wan,慢慢松开他的手,开门离去,没有注意到房间角的一座石像颤动了一下。





Anakin回来的时候已经星图璀璨,他在门外脱下沾满雨水的外袍,进门却发现所有的灯都被灭掉了。

心中一紧,他赶忙点亮一盏烛灯寻着方向快跑到Obi-wan面前。见Obi-wan完好无损地躺在那儿,松了一口气。

“你确实很爱你的师父。”

Anakin抽出宝剑,直指面前的黑暗:“出来Palpatine。我就知道你没这么容易死。”

“你确定?”

Anakin看见四周的黑暗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向自己面前汇集,更加靠近Obi-wan。

“你的自负让你失去自己的师父。”Palpatine的样貌慢慢显现,他手上拿着一把黑色凝成的剑,抵着Obi-wan的腰,“现在,小看我会让你再一次付出代价。”

“你可以试试。”Anakin冷笑,“然后我会彻底送你去见你师父。把你的破剑从Obi-wan旁边拿开。”

“Well Well,年轻的Skywalker。”Palpatine挑了挑眉,“还是这么自大,那终归是我的剑,并非死亡之神的你还没有完全驾驭它的能力。”

“你低估我了。”Anakin反手将Palpatine的剑挑开,飞身越过Obi-wan将Palpatine逼退几步远离床上的人。

“我得承认,你的剑术确实进步很快。”Palpatine矮身躲过Anakin直指自己内心的一剑,“但还远远不够。”他右手微动,刚才在手中的剑就变换形状成了两把黑色长剑,他右手上扬挡住Anakin的攻击,侧身一剑刺中Anakin的肩。

Anakin的右肩渐渐被伤口中冒出的黑气占据,一整只右手只能拖在身侧无法动弹,他单手持剑,吃力地应付Palpatine的进攻。

“你资质不错,我倒真想收你做弟子。”Palpatine进攻角度刁钻,逼得Anakin一直后退。

“我永远不会拜你为师。”Anakin手中的剑越来越沉,就像是拥有了意识在排斥他,渐渐的他连剑也挥不起来,狼狈地跌倒在Obi-wan的床前。

“它不属于你。”Palpatine剑尖点地,嘲笑道,“就像你的师父也不属于你。”

“闭嘴!!”Anakin用力朝Palpatine踢去却被他轻松躲开。

厌恶地皱了皱眉,Palpatine用剑直指Anakin:“我的剑确实杀不了你,但足以让你失去行动能力,等我杀死你师父,再结果你也不迟。你就好好欣赏吧。”

他右手蓄力,向Anakin的胸口刺去。

Anakin松开剑,左手握住Obi-wan搭在床边的手,下意识闭上双眼——

“Hello Anakin.”

预想中的疼痛没有袭来,反倒是遥远却又熟悉的声音惊得他立刻睁开眼睛。

“Master……”Anakin不敢置信地又眨眨眼,这太不真实了。

“咳……”Obi-wan二十年来第一次回握Anakin的手,“你怎么看起来这么憔悴。”

Anakin这才注意到Palpatine的剑从弯腰将自己护在怀中的Obi-wan胸前穿透,伤口里却没有血液流出。

“这还真是让人觉得惊喜。”Palpatine将剑又刺得深了几分,“你总是坚韧得令我吃惊。”

“你会习惯的。”Obi-wan并没有因为这几厘米的深入而颤抖,就像是失去了痛觉,他松开Anakin的手,迅速捡起掉在地上的剑刺穿Palpatine的腹部,“或者不会。”

捂着伤口后退几步,Palpatine手上的剑华为烟雾:“为什么你还能动?!”

“发挥你的想象力黑暗尊主。”Obi-wan直起身子,拉起跌坐在地的Anakin,“希望你的脑子还能转。”

Palpatine还来不及说话就彻底变成一座石像,脸上还残留着憎恨的表情。

“Master…”刚刚站起来的Anakin膝盖一软跪在Obi-wan面前,“对不起,对不起……”

“Anakin…”Obi-wan揉了揉Anakin乱糟糟的头发,“我并没有责怪你。”

“我知道。”Anakin看不清Obi-wan的容貌,但他没有移开视线。

擦去Anakin的泪水,Obi-wan笑了笑:“站起来Anakin,你现在是神,不应该向别人下跪。”

“你不是别人。”Anakin握住Obi-wan放在自己脸颊上的手,轻轻吻了吻他的指尖,“你是我的师父,你是Obi-wan,我的Obi-wan。”

“你的Obi-wan。”Obi-wan用手指描摹Anakin嘴唇的形状,没有反驳,“我很抱歉瞒了你这么久。”

“你没有瞒着我。”Anakin将头放在Obi-wan膝盖上,“你只是不能告诉我。”

“好吧随你怎么说。”Obi-wan用另一只手一点点捋顺Anakin的头发,“我想你已经知道一切了?”

“包括你因为Qui-Gon不在了哭鼻子。”

“如果你能忘记那件事,我将不甚感激。”Obi-wan顿了顿,“我想我欠你一句话。”

“?”

“我爱你Anakin。胜过一切。”

并不吃惊,Anakin迅速站起来捧住Obi-wan的脸,在对方泰然自若的神情下吻了上去。

他吻地很重,却不带有丝毫情色的成分,只是一遍又一遍舔舐Obi-wan的嘴唇。

“你真该练练你的吻技。”Obi-wan轻笑着摇头。

“你可以教我,无数次地,直到自己满意为止。”

单手握住Anakin的下巴,Obi-wan将他往自己的方向带,强迫他张开嘴,伸出舌头探进Anakin的嘴。

“唔……”从未尝试过这种接吻的Anakin呼吸一滞,任由Obi-wan在自己的嘴里挑弄,闭上眼睛吻得动情。

Obi-wan却突然推开Anakin,大口喘着气。

“master?”Anakin皱眉,“怎么了?”

“我……”Obi-wan抬起头。

Obi-wan的脸上有一道道裂痕,他的面色逐渐变得苍白,还有白色的碎末向下掉落。

我很抱歉又要留你一个人Anakin,Obi-wan说。

Anakin用手去堵在Obi-wan胸前越来越大的裂缝,拼命摇头。

我爱你,无关命运。

Obi-wan的手臂变成石像拦腰折断掉落在地。

再见Anakin。

“不!!!!”Anakin抱住Obi-wan,拼命将自己身体里的光注入他身体里却毫无起色。

Obi-wan的膝盖碎成粉末散落在原地,只剩上半身留在Anakin怀中。

头深深地埋在Obi-wan刚才还温暖的脸旁,Anakin的哀嚎惊动了整个神殿。








“我不恨你。”Anakin在神殿的藏书室中头也不抬地道。

来人脚步一顿,握紧的拳头让指节泛白。

“这不是你的错Padme。你不用自责。”Anakin拿起另一本书飞快地浏览,“是我救不了他。”

“比起这个。”Anakin揉揉眉心,“作为智慧女神,给我点有用的信息。”

“我就是为了这个来找你。”Padme走过去拉出一把椅子坐下,招招右手一本书就从书架上飞到她手里,她迅速翻开到其中一页递给Anakin。

“轮回之门。”Anakin念道, “可以令神转生——”

Anakin噌地站起来抱起Obi-wan残留的上半身,不顾Padme的呼喊离开了藏书室。








“欢迎您大驾光临。”站在身前的人深鞠一躬,展开的双臂却拦住了去路。

“让开,守门人。”Anakin皱眉,将怀中的Obi-wan又抱紧几分。

“您是为了轮回之门而来?”

阴着脸点点头,他实在不想多废一句话。

“好的,请跟我来。”守门人领着Anakin前行,“您是否知道使用这扇门的代价?”

“不知道,什么代价都可以。”

“如果我说被转生的神会失去原有的神格呢?”

Anakin脚下不停:“那我就舍弃神格。”

守门人惊讶地睁大眼睛,笑了笑:“我想您不太明白失去神格的意思。”

见Anakin疑惑,他继续道:“不只是寿命和能力,失去神格有部分可能他会失去记忆,也就是说,回来的不是原来那个他,他也不会记得你。”

脚步一顿,Anakin抱紧Obi-wan:“那这次,换我去找他。”

守门人深深地看了Anakin一眼,推开一扇门:“把他残存的肢体放进去,你是他的后继者?”

“是的。”

“然后再注入你自己的光。当他降生时,你会知道的。”

Anakin蹲下来将Obi-wan的上半身轻柔地放进门内不断流淌的河水中,河里的花瓣迅速聚集过来簇拥着Obi-wan,在Anakin光芒的照耀下变成了暗金色。

“我会等你回来。”Anakin最后吻了吻Obi-wan的唇,“无论多久。”

Anakin被守门人送出去的时候,Padme正站在外面。

“他走了?”

Anakin点点头,“什么事?”

“我本来是想刚才给你的,你走得太急。”Padme打了个响指,一只通体黑亮的龙便凭空出现在她身旁,亲昵地蹭了蹭她的手,“它的速度快过风和闪电。我把它送给你,这样你就能在他降生时最快赶到他身边。”

“谢谢。”Anakin套头看向这头不太乐意的龙,“我会把它还给你的。”





Anakin回到了他最初遇见Obi-wan的地方,那里早就废弃成一片荒芜,漫山遍野的杂草掩盖昔日的温情,记忆中闪闪发光的池塘被污泥和垃圾填满。

他站在湖边,眼中还是昔日的模样,Obi-wan的斗篷微微扬起,在阳光下光彩熠熠。

那不是阳光,Anakin蹲下来拾起一抔土,这是Obi-wan曾经存在过的地方。那是他的光芒。

Anakin站起身来将土撒向池塘中,撩起袖子开始自己的修整工作。







不知道是第几个夏天,Anakin没有去细数,他正躺在池塘底,任由透明的波澜荡过自己的身躯。

身体被硬生生割裂成两半的痛苦让他在池塘底部缩成一团,却又有一丝若有若无的牵引令他心潮澎湃。

他撑着还在抽搐的肢体浮出水面,高高扬起手臂打了个响指。

池塘中的水瞬间激出老高,Anakin挣扎着翻上龙背。走,他说。

Anakin是摔下龙背的,狼狈至极,他爬起来,头发上沾染了泥沙,衣服上全是灰尘。

他跌跌撞撞向前跑,寻着那一丝微弱的感应。

他还是个婴儿,我得保护他。Anakin想,我要带他走。

Anakin看见一个娇小的身躯站在池塘边,阳光洒在他稻草金的头发上。

他脚步一顿,驻足原地。

他不该是这个模样,他应该是一个婴儿。

Anakin张了张嘴又闭上,欲上前又收回了脚。

“唉。”他听见那个背对自己的人不符合年龄地深叹一口气:“好久不见Anakin。”

Anakin舔了舔干燥的嘴唇:“master。”他上前几步,声音颤抖,不敢侧头看身边人的脸,“你还记得我吗?”

“我想我刚刚才喊了一声Anakin?”他走到Anakin面前,“看着我Anakin。”

Anakin慢慢转过头。

Anakin见过他的容貌,在Obi-wan的过去里,见过他的神采,在自己的身旁。他跪下来,一把将身前的人拥入怀中。

Obi-wan,Anakin喊。
你是真的吗,Anakin问。

“是的Anakin。”Obi-wan娇小的手臂将Anakin紧紧拥入怀中,丝毫不介意他将脏兮兮的尘土沾在自己的头发上,“我在这儿。”





“但你怎么会这么大?”Anakin将Obi-wan带回自己家,拉着他在池塘边坐下,“我本该在你出生时就感应到你。”

“我压抑了自己原本的意识,直到几天前这具身体的父母因为强盗死亡。”Obi-wan掬起一捧水,“我不能就这么夺走他们的孩子。”

“我很遗憾。”Anakin咂咂嘴。

Obi-wan摇摇头:“所以,那孩子怎么样?”

“那孩子?”

“你的继任者。”Obi-wan笑着挑眉。

Anakin叹了口气:“master,我想我们能晚点再去接她?”

“你觉得呢?”Obi-wan将手上的水泼在Anakin的衣服上。

“master!!”Anakin跳起来企图将残留在上面的水珠抖掉,“你太幼稚了。”

“Well,Anakin。”Obi-wan伸了个懒腰,“我才13岁。”







【番外】
我叫Ahsoka Tano,世人喊我命运之神,这本该是个风光的差事——如果没有我那个讨人厌的师父和他可亲可敬的师父的话。

“Ahsoka,你不能这么跟我说话,我是你师父。”

“哦好的Skyguy。”他非要我喊他master,得了吧,我都成为命运之神有十多年了,谁还会像他一样整天粘着自己的师父喊master?

“Ahsoka!!”

我捂住耳朵往前走,天啊他实在是太烦了。

事情是这样的,明天是他和Obi-wan相识的纪念日,至于有多少年了,感谢上帝,我不用帮他在那个我辛苦烤好的蛋糕上插蜡烛。我实在是不忍心看它被插个稀巴烂。

“你又和Anakin吵架了?”我没想过会撞上Obi-wan,该死的,他不是被Anakin支开去买花了吗?

“哦……Hi,Obi-wan…”我挠挠头,“你知道的……就那样…”

“他每到这个时候就会有些激动。”Obi-wan笑着拍了拍我的肩,我有时候觉得他才是师父,Anakin不过是我不懂事的师兄——兼师爹。

“我理解,我是说,祝福你们。”我拿出之前准备好的礼物,两把配对的精致宝剑。

“谢谢你Ahsoka。”Obi-wan接过去,“你怎么知道我需要一把日常佩剑?”

“去哪里都带着一大把弑神之剑总归不太方便。”哦对,忘了说,Obi-wan是新一任的死亡之神,大概在他遇见Anakin的第二天,手指触碰到剑柄的一瞬间接了任。传说中的Palpatine如果泉下有知,肯定会气死,“那我就先走了,你们慢慢的!”

我没等Obi-wan说话就一溜烟跑远,不用回头我都能看到他脸上绽开的笑容,还有Skygay即将露出的腻人笑容。

我是说,拜托,我对他们接下来要做的事一点兴趣也没有。

————————fin

!!终于写完了,我也有完结的这一天!!感谢各位喜欢这篇文的小伙伴谢谢你们愿意看到这里。也感谢群里朋友们的催更,拖延症被光剑打几下就好了…我神话完结了,药药可以启动教皇车了。@小树洞-药药切克闹 

评论(10)
热度(61)

© 子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