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酥

也许是脱坑了。

【神话AU/Obikin/AO】the Path to Your Destiny 下(2)

概述:天选之子Anakin邂逅了命运之神Obi-wan。现在他终于取代了自己的师父,知道了事情的全貌。

说明:下一章完结啦。Qui和Obi只是师徒情。

警告:ooc、ooc、ooc。不知所云。






Obi-wan的前半生很短,他还没续起胡须的面颊光滑得像上好的原石,尚未被磨灭的少年意气盘踞在他身上,他走在Qui-Gon的身边,步子迈得很大,风撩起他衣服的下摆扑向地平线外的太阳,逆光前行的他眼中有几分不符年龄的睿智与平和。

就像是他能掌控一切。Anakin脚步一顿。命运之神。

“为什么我不能帮助他们?”他看见Obi-wan神色痛苦地站着Qui-Gon身边,身体两侧是攥紧了的小小的拳。

“当你接下我的位置,你会知道的。”

Obi-wan沉默着点了点头,脸上洋溢着疑惑和无助,就和当时的自己一样。

Anakin看着他在Qui-Gon身边一步步成长,看着他一次又一次违背命令伸出援手却都以失败告终,看着他终于救下一个被别人欺凌的小男孩并为此欢喜雀跃以为自己打破了一次既定的结局,却在看见袖手站在身后的Qui-Gon的那一秒知晓自己不过是其中的一局。

“我也是其中的一部分,是不是?”他听见Obi-wan用近乎颤抖的声音询问,头埋得低低的,眼眶红红的。

Qui-Gon点了点头,声音说不上是平和还是安抚:“我们都是,或者都曾是。”

“曾是?”Obi-wan抬起头来。

“Obi-wan。”Qui-Gon轻笑,看向远方,“不是不是觉得我是一个冷酷无情的神?”

“我……”Obi-wan噤了声,他确实有想过。

“你跟了我这么多年,看过了无数生死。战争、瘟疫,甚至是洪水海啸。”Qui-Gon揉了一把自己小徒弟的短发,“你觉得那都是出自我的手笔。”

“您是命运之神。”Obi-wan沉声。

“你有想过吗?”

“有……”

Qui-Gon笑了笑,有些苦:“我救过一个人。”

Obi-wan瞪大双眼,等着自己的师父说下去。

“我不是个称职的神,我的师父说作为一个需要断情绝爱的神我的弱点过于明显。”Qui-Gon在Obi-wan旁边坐下。

“我不觉得您有什么弱点……”

“对所有生命的怜悯。那是致命的。”

“您救下了谁?”

“一个会失足摔下桥的人。”Qui-Gon轻笑,“他看起来慌乱极了,我想都没想就伸出了手。”

“那这会是命运的一部分吗?就像我刚才救下那个男孩一样。”

“不Obi。我是变数。”

“变数?什么意思?”

“命运之神脱离了命运而存在,我们并非无法干涉命运的进程。”

“我不明白。”Obi-wan攥紧自己的衣摆,“您告诉过我绝对不要干涉。”

“Well,我猜我并不是个以身作则的好老师。”Qui-Gon将已经皱起的衣服从Obi-wan手下解放出来,“去睡吧,明天你就会知道一切了。再等一等。”



这一天,Obi-wan彻夜未眠。Anakin站在床边看着躺在床上无意识绕动自己学徒辫的他,感受着他内心涌起的巨大不安和疑惑,伸出手来想要将他揽入怀中。

“Master。”Anakin俯下身来,手穿过Obi-wan的肩膀,“Master。”

面前的人听不见,再一次宣告他只是一个旁观者的事实。

第二天,Anakin和顶着两个黑眼圈的Obi-wan走出房间,却寻不见Qui-Gon的身影。

“Master?”Obi-wan的声音带上了焦急,他在旅店里飞快地走着,眼睛一刻也不停地四处看,“Master!”回应他的只有旁边人古怪和厌烦的神色。

他飞快地冲出店,心里的恐惧扼住他的咽喉。

“呼……”Obi-wan在旅店后的树下发现了向阳而立的Qui-Gon,也许是光线的原因,他的身形看起来有些模糊。

“Master Qui-Gon?”Obi-wan走上前去。

“早上好Obi。”Qui-Gon微微弯腰,视线和自己的小徒弟平齐。

“我以为你离开我了。”Obi-wan舔舔嘴唇,干的。

Qui-Gon没有回话,双手握住Obi-wan的肩:“接下来的话我需要你认真听清楚Obi-wan。”

“好。”

Anakin看见两人之间有金光在涌动,准确地说,有光在从Qui-Gon的身体抽离出来进入Obi-wan。

“你会死在一个叫Anakin Skywalker的人手上,而他将会是你的徒弟。”

“我……”

“我只预见到了这里,我很抱歉Obi-wan。”

“有什么办法可以扭转这个命运吗?”Obi-wan咬住嘴唇,自己的死亡听起来那么没有实感,更何况还是被未来的徒弟所杀。

“别爱上他。”

Anakin一怔。

“我不会爱上他。”Obi-wan点头,余光看见Qui-Gon覆在自己肩上的手慢慢变得透明,“Master?!”

“别担心,我只是失去了继续做命运之神的资格。”Qui-Gon笑道,“你可以在圣殿找到我,也许我会有个新的神位。”

“但我不知道圣殿在哪!”Obi-wan伸出手去,却只触到一片金光,那片光芒盘踞在他的手掌,留下一块花雨石。

呆楞在原地的Obi-wan眼中闪过茫然无措,甚至还有恐惧的神色,Anakin从来没有见过的神色。

“我让你害怕了吗?”Anakin问道,“还是Qui-Gon的离去让你恐慌?”

Obi-wan没有回答,Anakin也不指望他会回答。

“你为什么不告诉我?”Anakin自顾自地盯着Obi-wan的双眼,那里面没有他。

“我们本可以避免这一切。”Anakin以为自己会生气,但他怎么气得起来。他又一次徒劳地想抱住自己尚且年幼的师父,想告诉他“我不会杀你”,却又在下一秒顿住手臂,他说不出口。

“Master!”Obi-wan突然叫道。

Anakin转身,看见年幼的Qui-Gon站在不远处。

多么熟悉的画面。






Anakin和Obi-wan一起看过了所有前任命运之神的一生,得到了两个认知:命运之神只是命运的见证者而非撰写者和只有脱离命运存在的神能够改变命运但会失去继续担任的资格,接任者会随之诞生。

其他人的结束了,Obi-wan的还没有。Anakin揉揉自己酸胀的头,跟上Obi-wan的步伐。

Qui-Gon不过担任了20年,Obi-wan要长得多,他也不过是四处游走,将所有的命运注入那块不起眼的石子,年复一年。他早已习惯了自己不得干涉的事实,这是Qui-Gon留给他的职责,他想做到最好,也许就这样做了一千年。

但凡事总有例外。
Qui-Gon要死了。

Obi-wan几乎是砸开了Qui-Gon在圣殿的房门,在看见门内的人完好无损时才松了口气。

“怎么了?你这么慌张可不多见。”Qui-Gon领着他进门。

“别去。”Obi-wan站在门口,“别去讨伐Sidious。”

“我必须去,弑师的半神必须受到惩罚。”Qui-Gon心领神会地笑了笑,“我会接受将要发生的事,这是我的职责Obi-wan。”

“那我和你一起去。”

“你要想清楚Obi。”Qui-Gon沉声,“你不能告诉我将要发生的事,但我猜得到。你确定要这么做?”

“是的。”Obi-wan坚定地点头。




Palpatine早就逃跑了,留下自己的徒弟Maul来对付前来讨伐的Qui-Gon,还有出乎意料的Obi-wan。
Anakin看见他们打斗,看见Obi-wan在Qui-Gon要被剑刺中的一刹那斩去Maul的双手,看见他一瞬间像被抽干了力气一样跪倒在地。而他什么也做不了。

“Obi!Obi!”Qui-Gon摇晃着自己的前学徒,强迫他从身体一部分被剥离的痛苦中集中精神,然后一把抱起他回到了圣殿,甚至连剑都没来得及捡。

“我看见他了……”Anakin听见气息不稳的他道,“我看见了Anakin。”

“我知道。”Qui-Gon把他安顿好,“你已经做出了选择。”

“我会爱上他。”Obi-wan淡淡地道,“我从你的过去里看见了,我会爱上他。”

“别这么肯定,你是脱离了命运的存在,你不一定会死。”

“从我救下你的那一刻起就不是了。”Obi-wan笑了笑,“这个神位太累了,正好乐得清闲。”

叹了口气,Qui-Gon站起身:“休息一段时间吧Obi,你的职责我会代行,直到你恢复。”





Anakin长大花了9年,Obi-wan醒来也花了9年。他一苏醒就到了Anakin家,剩下的,Anakin早就知道了。

他不知道的是Obi-wan对自己越来越无法自拔,就像是中了毒药,理智一点点被蚕食殆尽,留下一颗藏不住的心。


一开始不过是普通的师徒情义,也许还有一点点对夺取自己性命人的戒备。慢慢的,情感就变了质,他产生了疼惜。先是放下了戒备,在Anakin半夜想家的时候将他揽到自己怀里,在他对酒馆里的小食露出渴望之情时丢出不许多吃的警告却又一次次应许他的再来一份,在他喊冷的时候纵容他爬到自己被子里撒一次不痛不痒的娇。就这一次Obi-wan,就这一次。信了Anakin的谎,或者没有信,又用它来说服自己。

接着是惊讶,他早已习惯了Anakin的小孩子脾气,还有偶尔的小成熟,却还是会为他不经意间透露出的理智和机敏所惊艳。不知道什么时候Anakin不会再和他睡在一起,他一开始不懂为什么Anakin要躲着自己的,又在他眼中闪过一分不自然神色的时候猜了个七七八八,可爱得紧。别爱上他Obi-wan,别爱上他。他一次又一次警告自己,却只能看着自己的心无能为力。

他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沦陷的,也许是17岁的Anakin用热忱的视线看着他的时候,也许是他试着来牵自己手的时候,颤颤巍巍的,还冒着汗,也许是他在自己被醉汉谩骂时杀气腾腾地大打出手的时候,就算已经活了一千多岁的自己丝毫不放在心上,强盛的保护欲。又或者是他拿出那个破破烂烂的花环的时候。无所谓了,他早就在年轻人热烈的感情前溃不成军。

Anakin现在知道了,他感受到了丝毫不逊色于自己的爱意,不同的是这之间还夹着挣扎。

他看见Obi-wan在自己熟睡后彻夜看着自己的睡颜,几次想要别开自己额前的碎发又讪讪收回了手。

“Master。”Anakin看见自己从后面环住Obi-wan的脖颈,惊得身前的人猛地推开,然后大步离去留下错愕不满怒气冲天,根本没有心思再关注Obi-wan神色的自己。

【冷静点Obi-wan。】他听到站在树下的人在心里念叨。
【只是个拥抱。和Anakin小时候的没什么区别……不,小时候他不会这样抱我,他……该死的,拿出点神的样子。】

Anakin这才知到Obi-wan在自己看不到的地方因为一个充满独占欲的拥抱红透了耳根,狼狈地躲藏。

【他不能知道。】Obi-wan扶着额,【我不能回应他。】

“你明明就爱我。”Anakin站在他旁边,双眉紧皱,“骗子。”

再多的控诉也阻止不了整理好心情的Obi-wan顶着张波澜不惊的脸回去给当时的Anakin下了师徒要保持好距离的最后通牒。






Anakin把原来和Obi-wan走过的路又走了一次,他很清楚接下来是什么——Shmi的死。

他们到了山林,还是那条近路,不同的是Anakin看见Obi-wan身上的金光变得躁动不安,他原来是看不了这么真切的。

他听见Obi-wan让自己别插手,看到从来不听话的自己飞一般地冲出去,留下身后的Obi-wan被他自己身上突然爆发的金光扼住咽喉发不出声,光芒化作锁链缠上他的手臂捆住他的腰间。

像是一个囚犯。

“Anakin!”挣扎着喊出的话语,拼尽全力掷出的匕首,敌不过越收越紧的锁链,快要让他窒息。

Anakin看着Obi-wan摔倒在地,他走过去,脚步有些不稳。

“你没有杀她。”他蹲下来,靠近Obi-wan,“……是我杀了她。”


他不想再看下去,退后几步想要脱离,周围的景物却固执地推进。一个身影站在那里,不断有白色的沙粒穿过他的身躯,一往无前不知所踪。

“Master Yoda。”

“事情找我,你有。”Anakin没见过这个绿色的小矮人,但Obi-wan叫他Yoda。

时间之神Yoda。Anakin咬住下嘴唇,他没想到恪尽职守的Obi-wan尽然会这么做。

“是的。”Obi-wan深吸一口气,“我想回到过去。”

“危险的想法,这是。被打乱,时间不可以。”

“我必须去。”

“和Qui-Gon一样固执,你也。”拐杖重重地跺了几下,“同意,我不能。”

“Master Yoda,如果必要的话我会……”

“不,我说了。”Yoda摇头,“不能更改,和我一样清楚,你应该。”

“我很抱歉。”Obi-wan突然站起来,伸出手握住Yoda的拐杖。

“鲁莽,你居然。改变了你,天选之子已经。”在Obi-wan消失的一瞬间,Anakin听见Yoda重重地叹了口气,然后朝自己的方向望了过来。

不,不会的,他看不见我。

“Anakin Skywalker。”

突然被唤到名字,Anakin愣了愣:“你能看见我?”

“没错。”Yoda笑了几声,“看起来糟透了,你现在。”

“我要回去。”Anakin定定地道,“如果他能回去,我也可以。我要把一切都带回正轨。”

“成功,Obi-wan不会。回到过去,你不行。”

“我不在乎是不是需要和你打一架。”Anakin去拔腰间的宝剑,却只触到了剑鞘。

“一脉相承,你们师徒真是。”Yoda将拐杖递给Anakin,“试试,你可以。”

Anakin没料到Yoda这么爽快,微微一愣,但也欣然握了上去,手中却没有一丝实感。

“处在一个不同的空间里,你已经。”Yoda将拐杖抽回来,“前往或者窥视过去,你不可以。”

“那我会再一次找到你。”Anakin顿了顿,“等我从这里出去之后。”

“试试,你可以。找到我,你不会。”Yoda突然往前踏了一步,“回来了,Obi-wan已经。”

话音刚落,刚才Yoda站着的位置上就凭空出现了双膝跪地的Obi-wan。

“他怎么了?!”Anakin冲上去,这不是他所熟悉的Obi-wan。如果要做比喻的话,曾经的Obi-wan拥有宛如太阳般的光辉,现在不过荧光一束。全然没有了神的气息。

“代价,你付出。”Yoda摇摇头,像是根本没见过Anakin,“回不去,你知道。”

“我找不到路。”Obi-wan还在喘着气,身上的衣服破破烂烂,像是被无数把利刃割开,“我去了多久?”

“几分钟。无谓的消耗,你这是。”

“我总得……咳——”话音被嗓子里的腥甜拦腰斩断,Obi-wan捂住嘴,逼着自己咽下去,“做点什么。这是我欠他的。我还剩多少时间?”

“比我清楚,你应该。”

Obi-wan笑了笑,他看着自己手臂上的金色锁链慢慢地碎裂消失:“又是一次愉快的旅行。”









Obi-wan没有时间了,Anakin也一样,他沉默地跟在他身边,就像他十多年来做的那样,肩并肩,几寸距离,不远不近。

“别杀他。”Anakin站在自己旁边,语气近乎哀求,耳畔还充斥着怒吼,“这不是他的错,别杀他。”

“永别了Obi-wan。”他听见自己这么说,刀剑没入肉体的触感还残留在他手上,他茫然无措地盯着自己颤抖的右手。他用这只手结束了Obi-wan所剩无几的生命。

“我一直都……”

【深爱着你。】Obi-wan噤了声,抿紧双唇。

【Anakin不该背着罪恶感活下去。】


画面戛然而止,空间化作虚无,他从来都在原地。

“Obi-wan。”他跪下来,泪水杂着滚烫的情感低落在石像上,“对不起…对不起……对不……”

Anakin讲不出话来,他埋在Obi-wan的颈间,发出困兽的哀嚎。

“Hello Anakin。”

被唤到名字的人头也不抬,声音嘶哑:“我后悔了。”

“我想也是。”来人上前几步,右手覆上Anakin的肩。

“救他,或者杀了我。”Anakin将Obi-wan搂紧,“没他我活不下去。”

“我没有那种力量。”

“你是Qui-Gon!是他的师父!是他舍弃神位救下的神!这是你欠他的,你必须救他!”Anakin一把攥住Qui-Gon的衣服,“帮我救他……”

“我做不到。”Qui-Gon蹲下身来,笑得和之前一样平静又和蔼。

“但是你可以。”





感谢愿意看这篇小破文的你。在被发绳太太殴打催更的日子中写出了这章。真的6月前不更了再浪会死。希望接下来的拖更发绳能不要打我的脸。顺便,和药药太太赌约@小树洞-诸君我的昵称其实是药药切克闹 我完结神话她开教皇车,欢迎大家监督。

写得很烂,再次感谢愿意看的人。

评论(14)
热度(51)

© 子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