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酥

也许是脱坑了。

【神话AU/Obikin/AO】the Path to Your Destiny(上)

概述:能够预知未来的天选之子Anakin遇见了命运之神Obi-wan。日久生情,互相爱慕,因命运分离,因命运走到一起。HE

警告:ooc得飞了天。

说明:上下两章完结,有点长我也不晓得多少字…占tag就不分开发了。太长不方便看请走评论微博or随缘链接





【上】

Anakin Skywalker出身在一个小村庄里,但他向来不凡,他总能准确地说出哪天有暴雨哪季会干旱,声名远播,于是年幼的Anakin有了一个称号,被上天眷顾的孩子,天选之子,the Chosen One。

有一天年幼的Anakin遇见了一个人,他站在自家的水塘边,那么近,好像风一吹就会飘进去沉入湖底,吓得他赶忙跑过去一把抱住那个人的腿。

“你好。”Anakin听见那个人这么说,他褐色袍子里的眼眸是蓝绿色的,比那些来求他的贵族带来的宝石不知好看了多少倍。

“你好。”Anakin攥紧身前人的裤腿,“你是天使吗?”

“我不是天使。”这人笑了几声,他蹲下来,掀开自己的帽衫,阳光照在水面又反射到他身上,映得他淡金色的头发充满生机,“我叫Ben Kenobi,我能住在你家吗?”

“可以!”Anakin想也没想,话出口了才反应过来,“我是说,如果我母亲同意的话。”

“我同意。”Shmi不知什么时候开始站在那里,手上抱着一堆衣物,“能借一步说话吗Kenobi先生?”

“我的荣幸。”来者微微行礼,低头对Anakin道,“能请你先放开我吗?”

Anakin怔了一下迅速后撤,双手抓住自己的衣摆显得十分局促,待面前的人走了他才摊开自己的掌心,盯着它们出神,这个叫Ben的人让他觉得暖洋洋的。



“请问有什么可以帮您的?”Ben和Shmi一起走到屋角。

Shmi先是探头看了一眼Anakin,这才面对Ben,她双眉紧促,一副戒备模样:“你有什么目的。”

“目的?”

“别装傻,来我们家打着借宿名号觊觎Anakin能力的人不在少数。”

“那又为什么同意让我住下?”

“直觉。”Shmi叹了口气。

“您的直觉很不错。”Ben抬头看着地平线那边的太阳,光芒照进他的眼眸里,Shmi看见了有金光一闪而逝。

“我确实是为了Anakin而来。”Ben顿了顿,“如果我坦白,我能否带他走?”

“看情况。”Shmi很熟悉那种金光,她曾经在Anakin的眼里见过。

“失礼了。”Ben面对着Shmi,他脱下自己身上褐色的外衣,随着外衣落地,里面白色的服装显现出来,金色的流纹盘踞在上面无规则地涌动,溢出淡淡的光。

“我的真名叫Obi-wan。Obi-wan Kenobi。”

“Obi-wan……”Shmi念叨着,随即猛地抬头,“命运之神Obi-wan Kenobi?!”

“是的。”Obi-wan将衣服穿回去,身上的光芒又归于平静,“你的儿子有不同寻常的力量。”

“从我怀上他的那一天我就知道了。”Shmi从阴影中看着蹲在池塘边的Anakin,“他属于一片更广阔的天地。带走他吧命运之神,让他拥有他该有的人生。”

“谢谢你。”Obi-wan微微欠身,他走回Anakin的身边,迎着光,或披着光,无所谓了,在Anakin眼里他是那么的璀璨。

“Anakin,我有一个问题。”

“什么问题?”

“你想不想去看看这个世界?”

“想。”幼童的眼里纯粹得没有一丝杂质,充斥着对世界的热爱和好奇,“我听说海里住着人鱼,天上还有神明,你都见过他们吗?”

“见过。”Obi-wan伸手揉了一把Anakin的头发,“你愿意和我一起走吗?”

“我……”Anakin抬头看向走过来的Shmi,后者脚步一顿,点了点头,“我愿意!我之后还能回来见我母亲吗?”

“当然可以Anakin,当然。”Obi-wan不知从哪儿掏出一件衣服,上面金光流动,就和他的衣服一样,“去换上,然后整理一下东西,我们明天出发。”



第二天,Anakin与Shmi拥抱了很久很久,又去和从小一起长大的Padme道了别,这才走到Obi-wan旁边,背上自己小小的行囊踏上既定的旅途。

Obi-wan看得出他很想回头,他的肩膀在颤抖,眼中浸着泪,小小的手握成拳头紧拉着自己背包的袋子。

“为什么不回头看看她们呢?”Obi-wan问。

“我不想哭出来。”Anakin吸了吸鼻子,“从今天起我就是个离家的大人了,我不能老是哭。”

“Anakin,回头看看吧。”Obi-wan扶住他的肩,“如果你想哭就哭出来,为同深爱的人分别而哭泣没有什么好难为情的。承认痛苦,接受它,然后继续前行。”

Anakin仰起头来,可能是泪水迷了眼,他看见Obi-wan脸上有一丝痛楚。

他转身,伫立在原地,与Shmi和Padme对望了好久,最后扬起手来挥了挥,看向Obi-wan:“走吧。”

Obi-wan笑了笑,领着Anakin向前,途径一棵参天大树,他示意还在低迷状态的小人。

“Anakin,看着它。”

“好。”

“你看见了什么?”

“一棵树?”

Obi-wan摇摇头:“不要用眼睛看。”

“那我用什么看?”

“闭上你的眼睛,然后再看一次。”

Anakin不明所以,但还是闭上了双眼,他想象着那棵树的方位:“我什么都……等等。”黑暗中突然有光绽出来,包裹了他的视线,“我看见了海,里面有好多我不认识的鱼。那是Padme,她在帮我妈妈切菜。还有Watto,他在拨弄自己的账本,嘿,他怎么能擅自改动欠条上的字!”

“看看别的Anakin,你不能只关心你在乎的那些人,这世上还有很多需要你关注的东西。”Obi-wan伸手在Anakin眼前一晃,他眼前的景象就变了个模样,无论他怎么努力都无法再看到自己爱的人,“现在,你看见了什么?”

有些生气,Anakin撅着小嘴:“河…还有船,他们的帆怎么破破烂烂的?不,等等,他们的船右侧完全裂开了!怎么办Ben?!我怎么样才能帮助他们?!”

“你帮不了他们Anakin。”

“但他们要死了!”Anakin急得直打转,他想要跳下河去帮助那些掉到水里的人,但无论如何都无法前进一步,“怎么办??!我该怎么做!!”

“冷静下来,看着他们,记住他们。”

“然后呢?!”

“然后离开。”

“离开?!”Anakin猛地睁开双眼,惊讶地瞪视着Obi-wan,“我们应该帮助那些可怜人!”

“我们不能。”

“为什么?!我们本来可以的!如果我能早点知道他们有危险的话!”Anakin上下挥舞自己的拳头,神情难过极了。

Obi-wan握住那只随时可能打到自己的手,将它放在掌心摊开,“早点知道,你是说那些偶尔会出现在你眼前的金色的字吗?”

“对……你怎么知道?”

“我现在无法回答你,你以后会知道的。”Obi-wan叹了口气,“这是他们既定的命运Anakin,命中注定,无法更改。”

顿了一秒,Anakin反应过来Obi-wan在回答自己刚才的质问,他咬了咬牙:“我不相信什么鬼命运!”

“你会的,总有一天。”长着向前走一步,“树联系了世间万物,上至云端下抵尘埃,你可以通过它们了解一切正在发生的事。也可以通过它们来联系别人,它们就像是神的信使。”

“我记住了。”Anakin见Obi-wan不愿再继续那个话题,别开脸去,心里暗暗发誓,如果有坏事发生,他一定会改写自己的命运,“我能看见任何东西?”

“除了神Anakin。是的,你能看见任何东西。”







翻山越岭,看过九天揽月,见过雪里云巅,触及冰川峡谷,漫步四季园田。十年间Anakin拜Obi-wan为师,见到了小时曾无比期盼的人鱼,结果发现他们还没有Ben好看,他也曾见识过深居山岭的精灵,他们美得令人窒息,他听说有人为了一睹他们的尊容而倾家荡产跋山涉水,最终客死他乡尸骨无存,可Anakin总觉得他们身上少了点什么,可能是因为他们没有Ben身上处变不惊的气质,没有他笑起来时那般的撩人心魄。

“你在想些什么?”Obi-wan出声打破了宁静。

“没什么Master。”冥想中的Anakin睁开眼,眼中一簇金光划过,“还有几天路程?”

“等不及见你母亲和小女友了?”Obi-wan戏谑地笑了几声。

“我和Padme不是那种关系!”Anakin不知是第几次澄清,不知道是不是火光的原因,他总觉得十年来Ben一点也没有变老。

“我知道。”伸了个懒腰,无比放松地靠在岩壁上,“青梅竹马,两小无猜。”

“Ben!!!”

“好吧好吧。”投降似地举起手,“她只是朋友。还有一天路程。”Obi-wan的眼神黯淡了几分,“希望我们能早点到。”

疑惑地看了看Obi-wan,Anakin再一次闭上眼,丝毫没有察觉到自己的master正盯着自己出神。






“再翻过这个山头就到了,终于。”Obi-wan长出口气,“再不到我会被你烦出……”突然被Anakin捂住嘴,他疑惑地看向自己的学徒。

“有人。”Anakin抽出腰间的匕首,浑身戒备地挪到一棵树后,“两个人,他们好像在争吵。”

“别掺合Anakin。”

“那个女人要死了。”Anakin的双眼突然陷入一片茫然,“我看见了,左边那个人会用袖箭割断她的喉咙。”

“别掺合。”Obi-wan捉住他的手腕,眼神前所未有的认真。

“我必须去,我已经无数次错过了拯救别人的机会,这次不行。”Anakin看见Obi-wan张开嘴竭力想要说些什么但都发不出声,他没时间再听了,从山坡上一跃而下,匕首瞬间抛出准准地刺进左边男人的手臂。

“啊!!!!!”凄厉的惨叫吓走了周围的飞禽,那人痛苦地跪倒在地,Anakin慢慢走过去,对还处在震惊状态的女人道:“没事了。他准备杀了你。”

“杀了我?”女人回过神,厌恶地看向地上的男人,走过去就着将他的手臂翻过来,找到里面蓄势待发的袖箭,“合作这么久,你居然想杀我?”女人就着Anakin的匕首又捅进去几分,“在我都没起杀心的情况下?说吧,你把我的那份钱放在哪儿了?”

男人冷笑,疼得抽气:“我早就花得一干二净!”

“贱人。”女人抬手扇了他一个巴掌,站起身来冲Anakin道了声谢,转身离开。

“Anakin!”

被唤到名字的人转身,看见Obi-wan一脸惊慌地跑来。

“怎么了master?”

Obi-wan没有言语,掏出不常用的匕首向那女人背后掷去。

“你在做干什么?!”Anakin眼疾手快地捉住Obi-wan僵在半空的手臂,看着他身上金光大作然后痛苦地俯下身去,惊得Anakin将他抱在怀里,“你怎么了?!”

“留……留住她……杀了她Anakin。”Obi-wan气息不稳,像是快要窒息。

Anakin抬头,发现女人早已不见了踪影:“她已经走了。”

他看见Obi-wan一瞬面色煞白,本就薄的嘴唇完全失去了光泽,最后只是淡漠地笑了笑站起身来:“走吧,我们得赶快。”

Anakin站在原地,他不懂为什么Ben会突然性情大变,他告诉自己要尊重世间万物,不要过多掺合,别说是人,他连自己杀动物都见不得,结果两人都成了素食爱好者。

“Anakin,我们得走了。”Obi-wan回过身来催促出神的Anakin,眉头紧皱。

“来了。”Anakin迅速上前,下意识抬手抚平Obi-wan的眉间,后者睁大双眸,这个举动太亲密了,对于两人都是,Anakin的手顿在那儿,收也不是,放也不是。

“我们走。”Obi-wan叹了口气,一把捉住Anakin悬在自己额前的手,握得紧紧的。

Anakin突然想起来自己以前有一次想要去牵他手的时候,被强硬地躲开,他记得这个紧握自己的人曾说过师徒之间要注意分寸。

Ben太反常了,他有不好的预感,但同时又不禁在心中荡起丝丝愉悦,顾不得手心的汗,牢牢扣住旁边人的手,脚下轻飘飘的,觉得自己可以战胜整个世界。






池塘还是和原来一样清亮,一簇簇睡莲立在那儿,Anakin记得自己小时候总喜欢在里面捣腾,最后一身伤口地出来,被Shmi教训一顿后跟着在一旁偷笑的Padme去上药。

“妈?”Anakin推开门,屋子里寂静无声,“Padme?”

“Ani……”

听见熟悉的呼唤声,Anakin急忙推门走进里间,心中突然警铃大作,果不其然,他看见了倒在血泊中的Shmi。

Anakin跑过去,晃了晃她的肩膀,全身颤抖地跪在她面前。

“Ani…”Shmi突然攥紧Anakin放在自己肩上的手,无比虚弱地开口。

“你伤哪儿了,我马上给你包扎!Ben!!”Anakin头也不回地大喊,他彻底慌了神,根本没注意到Obi-wan就站在他旁边。

“我已经躺了有一会儿了。”Shmi吃力地笑笑,“你长大了Ani。”她抬手将Anakin的鬓发别到耳后,“我很高兴能见你最后一面。”

“别这么说,求你。”他将额头贴在Shmi冰凉的手上,在他记忆中她一直都是温暖的。

“走吧我的儿子,别再回来。”Shmi深吸一口气,“你的天赋,有太多人在窥探,我希望你能活得自由。你是上天赐给我的宝物Anakin,我爱你。”

“我爱你!我爱你!”Anakin低低地哭着,拼命摇头,“不要死,求求你,不要死。我能救你的,我是天选之子。一定有办法能救你。”

“对不起Ani……”Shmi用手托起Anakin的下巴,“你被教导得很好。”

“所以我能救你的!Ben!!求求你,救救她,我什么都愿意做,一定有什么办法对不对?!”Anakin抬头看向里在一旁静默无声的Obi-wan,双眼通红。

“我……”Obi-wan张了张嘴,“我很抱歉。”

“我不需要你该死的抱歉我要你救她!!!!”

Obi-wan别过脸去,踱步到一边。

“Ani。”Shmi绽出一个笑容,“还记得你最爱吃的糕点放在哪里吗?去帮我拿一块。”

“我马上就去!”Anakin起身,像风一样跑了出去。

“你早就知道。”Shmi冲背过身的Obi-wan道。

“……我很抱歉。”Obi-wan转过身面对躺在血中的人,重复道,“我很抱歉。”

“没关系。”Shmi轻笑,“我理解。”她招招手示意Obi-wan靠近,“谢谢你照顾Anakin。”

“他是个好孩子。”Obi-wan笑道,苍白无力,“我辜负了他。”

“接下来还要麻烦你。你一定要保护他。”

“我向你保证。”

“谢谢你。”Shmi轻轻地道,“谢…谢…”她的手慢慢垂下,和她的发丝一起落到了血液中。

跑回来的Anakin站在门口,他端着糕点,手脚僵硬,比被埋地三尺还要冰凉。

他一步步走向Shmi,最后茫然地坐在她身旁,先是环住了Shmi瘦小的肩膀,然后将她拉到自己怀里,他从来没有好好抱过一次自己的母亲,一直都是她在抱他。Anakin把脸埋在Shmi的发间,紧握的双拳指节发白,他死死地咬住自己的嘴唇。

“Anakin。”Obi-wan的掌心附上Anakin的手,后者抬起头来,“哭出来。”

“呜……”第一声后就再也止不住,他抱着Shmi发出困兽的哀鸣,哭得撕心裂肺,山河动容,眼中有恨意冉冉升起。

Obi-wan靠着床边坐下,等Anakin哭得精疲力竭抱着Shmi发愣时淡淡地为他们盖上了毯子。







“Ben。”

第二天清晨Obi-wan正站在树边,听见Anakin叫他,急忙转身。

“我要去查出是谁杀了我母亲,你知道可以看到过去事情的方法吗?”Anakin指着最近的一棵树道。

“抱歉Anakin,树木只能看到正在发生的事。”

“那我们可以从现在查起,我去找邻居问话,你可以……”

“我很抱歉Anakin。”Obi-wan打断他的话,“我要离开一阵子。”

Anakin几步上前,眼睛里像要喷出火来:“离开?”

Obi-wan抬手想要安抚一下Anakin却被他一把打开。

“你要去做什么?在这种时候?”Anakin笑道,声音彻骨的冰冷,“你觉得恶心、麻烦了要弃我而去?”

“我从未觉得你恶心或者麻烦。”Obi-wan的指尖有些颤抖。

“那是为什么?恕我愚钝,全知全能的Kenobi先生。17岁那一年我想牵你的手,你狠狠的把我甩开,18岁那一年,我们去了雪山上,那种情况下我想和你靠近一点你都不允许,你敢说你不厌恶我?!”Anakin逼近身前的人,如尖刺的话语不断飞舞,埋藏在心中许久的困惑和难堪就着痛苦喷薄而出,“承认吧Ben,你就是讨厌我。”

Obi-wan别过头,他看向冉冉上升的太阳,清晨的阳光是那么美好:“我不讨厌你,你知道的。”

“那是什么?!”Anakin当然知道,他只是需要一个宣泄口,他再清楚不过了,Ben会在他因无法拯救别人而痛心时带他去看云卷云舒;Ben会在他一时冲动在酒馆和别人大打出手时果断地把对方制服在地然后丢给自己一个白眼;Ben会在自己一不小心迷了路的时候没日没夜地走遍一整个山头。Ben有多好,他再清楚不过,Ben有多珍惜自己,他再清楚不过。所以他得寸进尺了。他想触碰Ben,想要和他更加亲密,当他离自己三米远,他想立刻缩短这个距离,当他站在自己跟前,他想将他融进身体,他察觉到了自己的情感,于是付诸行动。

“我不能说Anakin。我不能。”Obi-wan扶住身后的树干,他看起来虚弱极了。

“悉听尊便Kenobi阁下。”Anakin往回走,“你可以走了。”

“我会再留一天。”Obi-wan在树旁边坐下,“如果你有任何需要……”

“没有,也不会有。”Anakin头也不回,“再见Master。”






Anakin找到了Padme,她昨天因为出远门而躲过一劫,她抱着Anakin,拍拍他的背。

“我要知道是谁杀了我母亲。”Anakin的眼中溢满戾气,让Padme后退了一步。

“我们会找到的。”Padme叹口气,“走吧Anakin,我们去喝一杯。那里消息最灵通。”

酒馆里。

Anakin刚进门就看到了一个人,昨天自己救下的那个女人。他走过去,阴沉沉地站在她旁边。

“哦嘿!是你!”女人笑了笑,指着Padme,“你妻子?”

“不我只是个朋友。”Padme见Anakin不对劲,抢先一步坐下来,“我们今天才到这儿,你对这附近熟吗?”

“不,我昨天刚到。”女人喝干了酒,又要了一杯,看起来醉醺醺的“本来是慕名想来赚点钱的,这村子也太穷酸了。”

“是挺穷酸的。”Padme一副记恨的模样,“我是说,连一个能抢的人都没有。”

Anakin侧目,他可没料到Padme会讲出这种话。

“抢人?”女人夸张地笑了笑,“原来是同道中人!既然这样,小伙子,算我报你个恩。”她把酒杯往桌上一砸,“我是听说这里有个什么天选之子才来的,那天你看到的人本来是我的同伙,结果他想中途独吞,还擅自挪用了我们上一票的资金。”

“天选之子?”Padme装作一无所知的模样,“什么天选之子?”

“哦天啊你不知道?!一个能够预知未来的小男孩!听说他十年前被人带走了,即将回来,这些你可千万别说出去,我拿了钱,如果不能把人带回去我的雇主会杀了我。”女人似乎是想起了什么可怕的事,打了个激灵。

“当然。你的意思是……要拉我们入伙?”Padme也要了杯酒,和女人的愉快地碰了一下,“那就最好不过了!”

“聪明!这可是艘大船。”女人顿了顿,“干好这一票,保证你三年不用再干着等行当!”

“那就谢谢你了,我们从哪儿开始?”

“这是个好问题我的小姐。”女人躺在椅子上,脸章得通红,“那小男孩还没回来,我去得太早了。”

“去哪儿?”Padme酒杯一顿,按住Anakin拔出匕首的指节。

“他家,他住在那个有池塘的房子里,很好找的离这儿不远。我本来想等他回来,但他的母亲察觉到我的目的是带走她儿子,疯了似的赶我出去,还说要去村里找帮手,没办法我就只有,你知道吧?”女人比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下一秒她得意的笑容就定格在了空气中。

“啊!你!!为什么!!”她捂住自己从手腕处被削断的右手。

“为什么?”Anakin将刀插在桌子上,“因为我就是天选之子。”

女人看着刀刃在自己眼前迅速放大,然后瞬间止住。

“放手Padme!”Anakin用力,却发现自己无法挣脱Padme的牵制,后者的眼中有金光闪过。

“冷静点Anakin,我有话要问她。”Padme转头,“谁是你的雇主?”

“我不能说!”女人尖叫,引得酒馆的人频频侧目。

“你确定?”Padme作势要放开Anakin的手。

“Palpatine!Palpatine!!!”女人摇头,她起身想逃,但终究快不过Anakin的匕首,瞬间,鲜血自她的脖颈喷涌而出。

Anakin将匕首拔出来仔细擦拭,又放在酒里消毒,最后才放回腰间。

“Ben送你的?”Padme见他一副珍惜的模样,“我怎么没看见他?”

“不关你事。”Anakin烦躁地道,然后眼神一凝,拉着Padme出了酒馆,“解释一下。”

“解释?”Padme不明所以。

“刚才你怎么能拉得住我。”Anakin顿了顿,“那不是一个普通人能有的速度和力量Padme。”

“紧急关头总会有奇迹。”Padme耸耸肩,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我看见你眼里有金光,我只在Ben和我自己身上见过。”Anakin看着Padme的眼神不再和善,带上了警惕。

“Anakin,如果我不告诉你会怎么样?”Padme认命地靠着墙。

“我会和你一刀两断,然后去打听任何有关你的消息弄清楚到底怎么回事。”

“这可不行。”Padme摇头,“我还挺喜欢这儿的,向我发誓Anakin,你绝对不会把接下来听到的任何一个字说出去。”

“什么事?”Anakin想逃走,他有预感自己即将知晓的事情会让一切都天翻地覆,他的预感从不出错。

“向我发誓。”Padme咬着嘴唇。

“我发誓。”

“你从来不知道我的全名,难道你就不好奇吗?”Padme笑了笑。

Anakin一怔,他从未考虑过这个问题。

“我的全名,是Padmé Naberrie Amidala。”

“Padmé Amidala。”Anakin念叨一遍,随后抬起头,“智慧女神。”

“是的。你一点也不惊讶?”

“多多少少有察觉。Ben不可能是凡人。”Anakin浅笑,他心中还是因为多年的隐瞒空了一大块,索性,他现在几乎什么都感觉不到了,只有死寂,“Ben,他又是什么神?”

“你确定你想知道?”Padme皱眉,“我不认为这是个好主意。”

“告诉我。”Anakin的声音近乎哀求,“他瞒了我十年,拒绝了我十年。”

Padme听见他这么说,神色有些哀伤:“Obi-wan。”

“什么?”Anakin没反应过来。

“Obi-wan,他的真名叫Obi-wan。”Padme看向远处的天,那里乌云密布,“Obi-wan Kenobi。”

Anakin身体僵硬,他深深地看了Padme一眼,在雨下起来的一刻冲入其中,以平生最快的速度往家的方向跑。

Obi-wan Kenobi。命运之神Obi-wan Kenobi。当然了,他早该想到。惨淡的笑容凝固在他嘴角,他跑到树下,Obi-wan还坐在那里,就像在等着他。

“你!”Anakin一拳将坐得笔直宛如等待刑法的人打翻在地。

“你好Anakin。”Obi-wan擦了擦脸上的泥,身上的外袍落在地上,本该泛着金光的衣服满是泥泞。

“是你杀了我母亲。”他骑在Obi-wan身上攥住他的衣领,“你是命运之神!你骗了我十年!”

“我很抱歉Anakin。是我辜负了你。”Obi-wan颤抖着说出这句话,眼神飘忽。

“看着我!”Anakin吼道,“Obi-wan Kenobi,你看着我!”

Obi-wan慢慢抬起眼,和Anakin对视。

“是你杀了我母亲。”他重复道,“你本来可以不这么编写她的命运。为什么?”

Obi-wan一言不发,指节在他身侧握得发白。

“其间有无数次机会你可以告诉我。我本来可以救她!我可以救她!为什么?为了你该死的命运不可更改?!为了你命运之神那毫无价值的自尊?!”Anakin一拳砸在Obi-wan脸上,“凭什么由你来决定一切?!Obi-wan,这都是你的错!!!”

“我很抱歉。”Obi-wan的身子在颤抖,Anakin无法确认他是不是哭了。

“我终于理解了,你确实不讨厌我Obi-wan。”Anakin抽出匕首来架在身下人的脖子上,“你连感情都没有。我只有一个要求,把我母亲带回来。你能让她死,就能让她活。”

“我做不到。”Obi-wan面无惧色地道,满满都是愧疚。

“做不到。”Anakin微微用力,却发现匕首根本伤不了Obi-wan分毫,他气恼地站起身,“我恨你。”他顿了顿,居高岭下地瞪着地上的人,“我现在杀不了你,但是我会杀了你。”话音刚落,他狠狠地踢了Obi-wan的脸一脚,转身离去。

Obi-wan的前额给他的靴子擦出了血,液体和着雨水滑落到眼角,他没有擦,只是一直看着那个在雨中孤独离去的背影,旁边本该有个他。

直到Anakin消失不见,Obi-wan才站起身来,他扶着旁边的树轻声唤道:“Padme。”

“Obi-wan。”

“谢谢你。”

“你听起来很累,你还好吗?”

“我没事。这是我必须经受的。”

“我不确定告诉他你的身份是个好主意。”

“这无关我们的意愿Padme。这是他的命运,他注定取代我。”

“命运。”Padme这边顿了顿,“我真希望你是个别的什么神。”

“你我的希望改变不了任何东西。”

“但是你对他……”

“别说出来。”Obi-wan打断她,“我们什么也做不了,只有守望。”

“我挺讨厌这样的,这么多年你是怎么忍过来的?当一个什么都做不了的守望者?”

“Qui-Gon把我教得很好。但我却不是一个好老师。我有点事需要办,你能联系上Master Yoda吗?”

“我会试试看。”

“谢谢你。”

Obi-wan最后看了一眼Anakin离去的方向,他下定决心,后退一步,再后退一步,终于转过身去消失在雨中。




又臭又长,感谢你看到这里

评论(13)
热度(66)

© 子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