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酥

也许是脱坑了。

【SW/Obikin/AO】一往而深(3)

绝地安x西斯王
大纲写得我心生退意,是个长篇了,不晓得要写到猴年马月。
警告:ooc

原标题:I remember

请务必先食用说明


【Ani】一往而深:1  2





如果说战争会毁灭躯壳的话,那开会就能把人搞得魂飞魄散。对于Padme来说尤其如此,唇枪舌剑费心劳力地为纳卜争取更多的利益,就差现场来一次“激烈谈判”。她叹了口气,身心俱疲地思索着说服那些事不关己者的方法。

刚一迈出会议室的门她就看见了Anakin,站在那里傻笑的Anakin,嘴角快到达耳根的Anakin。

“你看起来很开心。”

“你看起来累透了。”Anakin笑了两声与Padme并肩走,“这么糟?”

“我应付得了。那么,”Padme抬头看向Anakin,“你的体验之旅怎么样了?”

“我就是为了这个来找你。”Anakin脚步一顿,“我可能还需要你帮我一次。”

“挑衣服?”Padme意味深长地笑了笑。

“对,这次别那么复杂拜托。”

“你要去哪?”

“说到这个……”Anakin仗着腿长向前跨了一大步面对着Padme,高大的身躯挡住她的去路,“Padme,我找到他了。”

Padme转身让后面的侍卫先回去,看见Anakin在这里,他们放心地点了点头。

“你找到他了?你昨天的对象该不会……”Padme看的Anakin激动点头,“我为你感到开心Anakin,从我认识你开始你就在找他了。”

“然后我终于找到了,Padme,终于。他可能就住在科洛桑,而我现在也住在科洛桑,他说我可以再去见他。”Anakin就差手舞足蹈,Padme突然想起十年前第一次请他吃甜品时的表情,甜蜜得发腻。

“我以为你们绝地禁止恋爱关系Anakin。”Padme皱了皱眉。

“不,我们还没到那步。”Anakin向前走两步,“伴侣,是禁止的。”

“Master Windu知道你这么想肯定会很生气。”Padme笑道,“来吧,我会尽力帮你。”





傍晚,前一日酒吧。

Anakin已经在这里坐了将近一天,贴身的衣服衬出他修长又不乏力度感的身形,他屡次想脱掉外套,天晓得这身衣服对穿惯了绝地服装的他来说有多难受,但每次在碰到衣领前又垂下了手。

桌前的酒杯排得可以围两圈,酒吧的门转了又转,约好的人迟迟未来。

哦不,我们没有约好。Anakin突然反应过来。他只是说我能找他。

他知道自己该回去了,但椅子就是有奇怪的魔力,他几次想起身却都只是挪了一下坐姿,索性又要了一轮酒。

“你喝得够多了。”在Anakin杯子就要触到嘴唇时,有人将手放在酒杯边缘阻止了他的动作,“第二天科洛桑的新闻就会是绝地武士在一家高档酒吧里死于酒精中毒。”

“Ben。”Anakin怔了一瞬,心中因打断而聚起的怒气像个被扎破了的气球,他抬起头来看向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的人,“我没看见你进来。”

“你除了酒什么也看不见。”Ben夺过Anakin手里的杯子,一饮而尽,“就算有个伍基人站在你面前。”

“你就在我面前,我看见你了。”Anakin揉揉疼痛的太阳穴,之前酒劲怎么没上来?

“Well,我不是伍基人。”Ben打了个招呼,要来一杯醒酒的玩意儿。

“这是什么?”

“醒酒的,速效。”Ben把被子推过去,“喝了它,然后告诉我你一个绝地为什么在这里喝闷酒喝了大半天。”

Anakin端起杯子抿了一口,难喝极了,他仰起头喝尽,还留恋地舔了舔嘴:“我是来找……等等,你怎么知道我喝了大半天?”

“这不重要。”Ben叹了口气,“你来找什么?”

“你。”Anakin耸肩向后靠,甩了甩头,他觉得现在自己完全可以开战机,“我来找你。”

“然后呢?”

“什么然后?”

“你找到我了,然后呢?”Ben的手抱在胸前,“大眼瞪小眼?”

“嗯……”Anakin顿了顿,“我来找你吃完饭。”

“晚饭。”Ben轻笑,“你撒谎的技术糟透了Anakin。”

“好吧,那是我刚刚想的。”Anakin在Ben的注视中败下阵来,他挠了挠头站起身,飞快地整理了一下这套令人难受的衣服。

“不错的外套。绝地的服装改动这么大?”Ben也站起身来,他还是一身黑色的外衫,整个人都没在黑暗里,只有他自己拥有别样的色彩。

“如果他们真改成这样,我就得考虑考虑退出了。”Anakin故意摆出一副严肃的模样。

“我确实饿了。”Ben往门口走了几步,“我知道一家不错的……”准备推门的手还没来得及碰到门边就被作响的门铃定在半空中,两个身着蓝衣的人走了进来,Ben回头道,“你看起来不太像能走的样子。”

“我的酒已经醒了。”

“随你怎么说,你随时要跌倒的样子也不会改变。”Ben耸了耸肩重新找了个位置坐下,“我们等会儿再走。”

“我以为你饿了。”Anakin跟过去坐下。

“托你的福,我的胃得多受会儿罪。”Ben招招手给自己要了一杯酒,在Anakin也准备要一杯的时候用手指敲了敲桌面,“你是准备让自己喝死还是让我饿死?”

Anakin讪讪地收回了手,他清了清嗓子:“你知道塔图因吗?”

“知道。”Ben抿了口酒,掩在帽兜里的眼睛不知看着何处。

“你去过?”Anakin身体前倾,他想用手掀掉这个讨人厌的帽兜。

“去过一次……好多年前了。”

“你还记得那里吗?”

“我记得沙子,还有夕阳。”

“人呢?”

“什么人?”Ben的声音充满了疑惑,自然得让Anakin别开了头。

“只是突然想了解一下那里的风土人情。”Anakin笑了笑,有些勉强。

“去问你的师父,他肯定比我更清楚。”Ben突然站起身,“走吧。”

他刚刚迈出一步就被撞了个满怀,身着蓝衣,高他两个头,不知从哪个星球来的人愤怒地看向Ben:“看路蠢货!”

“我很抱歉。”Ben后撤一步,露出歉意而真诚的微笑。

“如果我是你,我会选择向他道歉。”Anakin突然站起来一把拽过杵在那儿的Ben,隔开他和那个身材魁梧的肇事者。

“道歉?”那人好像听到了什么好笑的话,“我怕不是耳朵出了毛病?”

“Anakin。”Ben凑到挡在自己身前的人的耳旁,压低声音,“我没事,让他走。”

Anakin回头不满地看向Ben,眼睛里怒火隐隐有了些苗头。

“比起和他浪费时间,我更想去吃顿饭。”Ben默了一下,轻笑,“和你。”

眼睛一亮,Anakin不再理会那人,拉起Ben离开了这家酒吧。











“Anakin。”

“Master。”被叫到的人转身,看向朝自己走来的Qui-Gon。

“出了点事,Master Yoda叫我们过去。”

Anakin点头,想着今天不能去见Ben了。

去绝地议会的路并不长,他们刚刚打开门就感受到了扑面而来的凝重气息。

“来了,你们终于。”Yoda的拐杖敲了敲地板,“任务,给你们。”

“发生了什么事?”Qui-Gon皱眉。

“被杀了,有议员。”Yoda一顿,他的神色严肃了几分,“光剑,用的是。”

“绝地?”Qui-Gon的神色也严肃起来。

“不确定,我们还。调查,你们必须。”Yoda叹了口气,“很大,反对声,更强大,分裂势力会。”

“我们马上就去。”Qui-Gon和Anakin行了个礼,大步离开了议会。





围观的人早被清了个七七八八,那个倒在小巷里的议员就像是一块破布。

“但哪个绝地会杀议员呢?”Anakin问Qui-Gon。

“Anakin,不是只有绝地才会用光剑。”Qui-Gon叹了口气,神色有些不自然,“但比起那些,我宁愿是一个误入歧途的绝地干的。”

“你是说西斯?”

“是的。”

“我以为他们早就灭绝了。”Anakin向尸体走去。

“不是全部,我曾在塔图因见过一个。”Qui-Gon也走过去,尸体蓝色的衣衫被泥泞浸得斑斑点点。

“塔图因?”Anakin回头。

“那时我还没见过你,和你没什么关系,别担心。”Qui-Gon在尸体旁边蹲下,“来看看我们能发现什么。”

Anakin将那个庞大的躯体翻过来,整个人徒然僵在原地。

他见过这个人,不对,他昨天才见过这个人。

该死的,这是撞到Ben的那个人。

评论(15)
热度(63)

© 子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