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酥

也许是脱坑了。

【SW/Obikin/AO】一往而深(1)

无敌ooc,知道绝地不禁欲以后我打了鸡血。全文没有逻辑。私设多

原标题:I remember

请务必先食用说明







一年后。

“Anakin,过来。”沃图咬牙切齿,“从今天起你就属于他了。”

Anakin仰起头,眯着眼打量了一下这个大胡子的人:“我不要。”

似乎是有点尴尬,这个身材魁梧的大胡子蹲下身来:“我叫Qui-Gon,是一个绝地武士,你想成为一名绝地吗?”

Anakin惊讶地张大嘴,一名绝地!他是不是还说自己也能成为一个绝地来着?猛地点了点头,欣喜之情还凝固在脸上,他又淡淡地摇了摇头,最后思索了一下道:“那是不是意味着我必须和你一起离开?”

“恐怕是的。”Qui-Gon和蔼地笑了笑,“是因为你母亲吗?”

“不,我母亲知道我一直想当一名绝地,虽然舍不得但她会鼓励我去追寻自己想要的。”

“那是为什么?”

“我和别人有约,我在等人。他说我们会再见的。”Anakin挠了挠头,他对这句承诺已经不再那么确信。

“我能问一下那个人的名字吗?”Qui-Gon皱眉。

“我不知道。”Anakin不自觉地撅起嘴,“他不愿意告诉我。”

“一年前?”

“一年前。你怎么知道?”

“Anakin。”Qui-Gon直视着面前人的眼睛,“你得明白,你身体里的原力很强,是我们所知有史以来最强的,你需要跟我去绝地圣殿接受正确的引导。”

“但是我……”

“成为一个绝地以后你能去世界各地执行任务,同时也可以寻找你在等的那个人,总比在这里一直耗下去强?”

Anakin思索了一下,重重地点了点头:“我和你一起走。”

“很高兴能听见你这么说。”拍了一把Anakin的肩,Qui-Gon站起身来,对着一脸怒容的沃图礼貌性地点头,带着Anakin离开了这个满是沙土的星球。




春去秋来,草枯虫生,Anakin已经是绝地圣殿中年轻一辈里最强最有潜力的绝地武士,他和他的师父Qui-Gon屡次力挽狂澜,将岌岌可危的局势拉回正轨,完成别人不可能做到的任务,干掉别人无法想象的敌人。他很快就要出师,有传言他未来会成为最年轻的Jedi Master,人人都知道他有一个响亮的名号:the chosen one。这一年,他十九岁。

“嘿Skyguy!”一记巴掌漂亮地拍上了Anakin的背。

“Ahsoka……”疼得龇牙咧嘴,Anakin往旁边挪了几步无奈地叹道,“你今天不用跟着Dooku学剑术?”

“师父觉得我最近太累了不利于长高,放我一天假!”

“扯吧你就。”Anakin摇了摇头,“他会放过你才怪。”

“其实是这样的,我和他们打赌打输了。”Ahsoka顿了顿,“你知道你受到的关注度有多高。”

“所以?”

“所以……他们派我来问问你。”Ahsoka清了清嗓子,示意Anakin低头,“你有没有过……你知道的……就是……那方面。”

“哪方面?”

“性。”Ahsoka任命地咬着牙挤出这个字。

“……我以为绝地禁止这方面。”Anakin咳了一声,然后皱起眉,“谁让你来问的?”

Ahasoka转身指了指不远处一堆缩在墙后探出了个头的年轻绝地。

“我得和他们谈谈……”Anakin笑了一下,颇有几分危险的气息,“你才15岁Ahsoka,这不是你该接触的东西。”

“嘿我一点儿也不小!你也不过就大我4岁!”Ahsoka眼睛一转。

“……我去和他们谈谈。”Anakin翻了个白眼,径直走向那几个想要跑路的绝地。




Anakin Skywalker的世界观在和那几个绝地聊过之后受到了冲击,他刚刚得知——绝地压根不禁止性。他搞不懂自己那种绝地禁欲的想法是从哪儿来的,也许是刻板的绝地守则。总之,他发现自己没必要为青春期身体的变化和冲动感到无所适从,没必要用自己正常的身理需求来锻炼耐力。在同期绝地的极力要求下,他来到了科洛桑的一家酒吧。他们的原话是:出师之前你一定要试试。搞不懂他们的逻辑,也抑制不住自己的好奇心。

酒吧里自然是灯红酒绿鱼龙混杂,Anakin叹了口气,他实在是不喜欢这种氛围,今晚要是无功而返他也并不会觉得失望。

他走向吧台,随意要了杯酒,旁边也有人落座,点了一杯和自己同样的,下意识地望过去,Anakin怔住了。

十年,不,十一年。他找了他十一年,他会在和Qui-Gon出任务时偷偷四处乱跑,他会偶尔让Qui-Gon打掩护悄悄跑回塔图因,他都快放弃了,他以为自己已经放弃了,那个人的样貌在十一年间渐渐模糊,只有他手掌的温度还是那么鲜活。

Anakin捏紧酒杯,定定地注视着身边的人,他的衣袍换成了黑色,身上多了几分阴冷,面容也不复当年柔和,但就是这个人,绝对没错。

似乎是感受到了这灼热的视线,这人扭过头来笑了笑:“有什么事?”

张了张嘴,说不出话,Anakin猛地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

似乎是被他的反应逗笑了,他的肩颤了几下:“你是一个绝地?”

“你怎么知道?”Anakin还特地为今晚去买了一套常人的衣服。

“你的伪装并没有自己想象中的好,年轻的绝地。”他耸肩,一口喝尽杯中的液体,“你在进行年轻学徒间的出师传统?”

“传统?”Anakin默了两秒,想起来什么,“对……”

“那就祝你好运了。”他笑,“May the force be with you.”语罢付了钱站起来,看样子是要离开了。

我不能让他走。Anakin一把抓住他的手臂,引得那人惊讶地看向他。

“既然你祝我好运……”Anakin期期艾艾地道,“你…你愿意吗?”

“我是个男人。”那人挑眉,“你确定?”

“没…没区别。”原力啊,Anakin觉得自己快要把舌头咬掉了。

“那好吧。”

Anakin不敢相信自己听到了什么,他欣喜地抓紧面前的人,生怕他跑了。

“轻点小绝地,你叫什么名字?”

“Anakin Skywalker。”

“……”那人身子徒然一僵,猛地抬头,最后只是淡淡地点头。

Anakin没有察觉,他有点难过,这人可能不记得自己了,也是,谁会记得在塔图因邂逅的一个小小奴隶呢?不过没关系,他找到他了。

“走吧。”那人道,“你准备去哪儿?”

“呃……我没想好。”Anakin摸了摸耳垂,烫的。

“我真是一点也不意外。”他的语气中带着嘲讽,Anakin却一点也不觉得讨厌。

“跟我来吧。”他叹了口气,“你手劲真大,我的胳膊快废了。”

Anakin尴尬地道歉,松开手,想了想又攥住他黑色的衣袍。

“别这么紧张。和我会跑似的。”

“抱歉。”舔了舔嘴唇,Anakin松开了手。冷静点Anakin,冷静点,拿出你Jedi的素养来。

“到了。”

Anakin看着他打开门,脱下外套挂好,里面的衣服也是黑色的。

光逃不出去,Anakin也逃不出去。

评论(33)
热度(95)

© 子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