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酥

也许是脱坑了。

【SW/Obikin】开罗人的天外神游

短小不精悍。情人节的无脑甜…我就会无脑甜了呵

ep8背景,吃瓜的Obikin,徒弟天上走,老王地下皮。纪念一下安妮逝去的光剑。
温存属于他们,ooc属于我。



王座室内,Rey盯着Kylo的眼睛,企图从中找到Ben的痕迹,耳边响起的是Snoke刺耳的声音,他在用身为Vader的血脉这件事刺激Kylo。
屋子里的人都没有注意到这房间里还有两个看戏的蓝色身影,除了Kylo。好像是叫原力英灵?Luke曾经教过他怎么和这些已经回归了原力的人沟通。
“那个老怪物干嘛扯上我?”Kylo听见其中一个蓝色人不满地说。
“也许是因为你Vader的样子很受小辈们喜欢。”另一个戏谑地笑道。
Kylo觉得那两个身影有点熟悉,他好像见过他们。
“Obiwan,那小子在看我们。”
“hello there.”听到这句,Kylo嘴角不自觉抽动了一下,想起来了,Obiwan和自己的祖父Anakin。原先在岛上也时不时会看到他们。
“Ben.”Rey的一声轻唤让Kylo回过神来,继续自己杀Snoke的大计。
“我觉得那小子一肚子坏水。”Kylo明明白白地听到自己祖父骂自己。
“比当年的你还差点。”
“我记得你说过我是你的骄傲?”
“在耍Skywalker小聪明上,是的。”
Kylo听着他们你来我往地…斗嘴,姑且这么说吧,完全分神了,根本没听见Snoke讲的是什么,但Snoke实在是太吵了,突然加大的音量把他的注意力拽了回来,正好听见他黑暗面的师父像朗诵一段话似地讲出自己的心声:
“——杀死他真正的敌人。”
然后Snoke就死了。
“真野蛮(So uncivilized)。”远远飘来的Obiwan的评价让Kylo一口气差点没上来,算了,还有一堆亲卫队要打,冷静。他和欣喜又惊讶的Rey对视一眼,极其默契地将后背交给对方。
“Master?”
“?”
“谁教的他剑术?”
“就我所知,Luke.”
“回去我得和他谈谈对孩子的教育方式了。”
“我相信你有很多经验可以传授给他。”Obiwan轻笑道。
像是被这句话给堵住了口舌,Kylo没听见Anakin接话。
“也许是该谈谈。”在自己对Rey说完“You're nothing”之后,Obiwan的话语撞进Kylo的脑袋。可他不知道自己哪里说错了,都是实话啊?
意料之中,Rey没有答应自己的要求,反而抢起了光剑。
“Master,那是不是我的光剑?”
“Was,Anakin,was.”
Kylo简直不敢相信旁边拘泥于一把光剑还要师父来安慰的看起来比自己还年轻英俊的人是曾经的银河恶梦Darth Vader。
“我的剑是不是裂了,我听见它裂了。”Anakin的声音染上愤怒,这下有点Lord Vader的意味了。
“耐心点Anakin,光剑没这么脆弱,你还有很多要学的。”
下一秒,白光乍现,迷了众人的眼,Kylo和Rey被弹开分坐两旁。
“好吧,我还有很多要学的。”Obiwan在Anakin递过来的鄙夷神色中道。
“他们弄坏了……我的光剑?”
Kylo心中警铃大作,不好的预感,他突然觉得有些喘不过气,就像被原力锁喉了一样。
“冷静点Anakin,只是一把你主动丢弃了很多次的光剑。”
哦该死,就是被原力锁喉了。
“我那是不可抗力。”Anakin近乎咬牙切齿,“这两个兔崽子。”
“放他下来Anakin!控制你自己!”Obiwan带有警告意味的话刚出口,Kylo和Rey就失去了意识。
“别担心master。”Anakin顿了顿,“只是打晕了。”
“我不知道你这么看重光剑My young Padawan。”Obiwan按了按眉心。
“光剑就是我的生命,这可是你说的。”Anakin笑道,过去看了一眼自己残破的光剑,叹了口气走回自家师父旁边。
伸手揉了一把Anakin的头发,又拍拍他的后背,Obiwan笑了笑,以示安抚。
Anakin干脆直接抱住了Obiwan,一脸委屈,乘机蹭了蹭Obiwan的脸:“那是我在世间留下的最后一样东西了。”
“我们不需要物品来祭奠我们的过去。”Obiwan知道搂着自己的人在闹别扭,任由他挂在自己身上,“鉴于活在当下的我们已经拥有彼此。”
Obiwan转过身,面对Anakin:“更何况你还留下了Luke和Leia,我相信他们会把这个世界变得更好。”
“Jedi master的说教?”Anakin抱紧Obiwan,头放在他肩上。
“不Anakin。”Obiwan回抱了他,“安慰,和事实。”
Anakin抬起脸来,心为Obiwan的话化作一团,笑着吻上怀中人的双唇。

评论(4)
热度(63)

© 子酥 | Powered by LOFTER